aal izz well

彩虹

  有彩虹
  维时一年的新生活方式,健身
  在屋里写着准备汇报的冗长的文件,浑然不知道窗外下了雨,抬头休息的间隙,看了时间,到了该出门的时间
  着整套速干运动衣加风衣长外套便出了门,外面飘了点小雨,带了伞走了几步又合上,不喜欢打伞不喜欢有着失控可能的物品,看着打伞的姑娘们被风吹得摇摇欲坠的伞,对她们的勇气心生怀疑,今日的北京,天阴而无霾,很舒服
  健身的好处除想要得到一个有付出有结果的事情之外,就是可以体会自己的身体,更加了解自己,乐于挑战自身的极限,乐于大汗淋漓的畅快感,当然自然排汗也是最好的美容产品,除了单纯的健身这件事,还有周一会遇到的他
  他很干净,这个形容并不是说外表或是着...

36个月

这一年
走到了向往多时的城市
开始了期盼许久的生活

这一年
与多年的男友分开不再有接触感情的勇气
和相知的朋友养狗不再有饲养宠物的需求

这一年
对陌生人不再排斥
对家人开始眷恋

走到了生命的小小转折点
去接触曾经抵触的事物
学着做一个高度思考的行动派
慢慢磨掉自己锋芒必露的菱角
强迫接受心生恐惧的时刻
不再执着于自己的生活

不过是生命里的小小
只希望度过简单却又漫长的一生

脑海里浮现过多次的剧本
本以为真正发生之时
可以说给ABC来听
没想到真的来临
不过是欲哭无泪的发呆
哭一会儿累了
笑笑
然后再哭
再发呆

反反复复

夏天又来了
干燥的空气里
校园的气息

看到前男友有了新的女朋友
两个月前还在联系我
突然就觉得很可笑
鱼跃般的20多岁的年华
抬头可见的希望
一些些甲乙丙

再见
那时青春

无解

早上起床
晚上睡觉
日复一日的生活

遍地鸡汤
却依旧是人心慌慌
生活真的是最好的导师
去接受从不认可的事物
因为它利于生活
去改变从未质疑的习惯
因为它益于生存
去向往从未期盼的明天
因为它力于生命

不知道是得到的太少
还是想要的太多



在屋子里闷了好多天
还是没能回过神来
出门
起身
去了搁置许久的

依旧是长久的车厢式的对话
看不到的下一个年岁
回不去的上一秒
不能回头的二十四

走路
看到风吹柳絮朝着一个方向
安静的
快速涌动
像极了一群被惊吓的闪动着的白色精灵

天色渐晚
最后留下雾中的自己
喝剩的果汁随手几滴到墙角
一群被甜腻吸引的蚂蚁
靠近 躲开 再靠近 再躲开
最终还是会有贪恋甜腻深陷其中的

也许
与其引人围观
争前夺利
不如趋向人群中的自然人
不喧闹
不矫饰
随时保持退后的位置

夜 微风

渐暖

躺在闷热干燥的屋子里
开始幻想美好的未来
抬眼是大片大片的黑
转念便回到现实
结识路人
总也不能真实而美好
感觉单薄且遥远

祈念未来
除了干瘪的臆想
只剩下面对现实的空白感

无法信任它人是很可怕的
两年前和朋友养了一只小雪
它总会在朋友不在时讨好的看着我
用它的小爪子讨要一个拥抱

向往的关系
是简单的
在一个屋子里
我们相爱
我们彼此独立
我们的陪伴
在没有交流的空气中
过滤掉疲惫感
简单而美好
在大多的时间里在同一个空间我们看不到彼此
安静的好像只有一个自己
而那个他像极了我的影子
看得到的
可以触碰的
不会丢失的
永久的陪伴

在渐暖的春天里
一个漫长的24小时
依旧充满幻想的年岁
祝好

未曾有

收到了Z的手绘卡片是在四个月之后

晨起

邀约去见Y和她的男友

Y是十多年的旧友

那种很奇怪的明明不在一个轨道却不小心相撞的星球

很多不同却又很多相同

Y的男友对她很好

那种很愿意表露的无微不至

傍晚分别

回家后微信Y在诉说着各种无谓的话

看着屏幕反光里的自己

苍白的没有言语

曾有人很认真的问我

你知道吗有一种人生性凉薄

回想过往

可能把最好的感情和最好的感觉

在不太适合的年龄都用完了

没力气了

自己对感情不认真不愿意投入和付出了

哪怕遇到真正的感情和真正对的人也不太愿意付出了

那些曾有的

未曾有的

在25岁的路上

越走越迷惘

睽违

23:00之后的北京

恢复了城市本该拥有的清凉

少有的车辆 偶然出现的路人

终于感受到真实的在这里生活

2014开始了新的生活

2015开始健身 读书 自学

2016即将开始又一段新生活

偶尔看到一段文字

在生活里总是迷恋得不到的人

而且这种模式往往不断重复

可能是经年累月与同一个对象的纠缠

也有可能一直更换对象

但却陷入相同的窠臼

可能是因为

得不到的才最好

或者眷恋想象

再或者恐惧承诺

也许需要证明自己

可能希望先动心的是自己

总之就是陷入了强迫性重复的怪圈

一个人很久

才发现心力这种东西很可怕

不想陷入一段关系中

于是乎没有了小鸟连白云也不见

在不合适的时间喜欢不可能的人

反反复复不厌其烦

认识的朋友越来越多

草草谢幕的也越来越多

很开心...

中分

在一个秋意蔓延的午夜
依旧炎热

看了好多年A的文字
依旧喜欢
看一个作者的笔记
就像在观赏它的人生
青涩疼痛的青春
平淡隐忍的中旬

人的一生可以谈很多次恋爱
最后有所回忆的最多一二
一些萍水相逢的人
一些日渐淡漠的人

迷糊中突然惊醒
汗液打湿了棉被
觉得自己是一个人在异乡的房间里醒来
远离父母
生活奔波流离
也不再见到曾今爱过的人
 
有曾经的恋人打来电话
没有拒绝
也没有感到欣喜
后又因为很巧的原因相忘于生活中

一直惧怕被生活的麻木淹没
只能一次次奋力跃出海面
寻求呼吸
宁可被捕捉
不愿被窒息

最近嗜睡却又不眠 很难过

 

© JQ | Powered by LOFTER